分类: 学者文章 |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国防大学徐焰:日本为什么不低头?

徐焰:日本为什么不低头?
收录者注:这篇文章的数据,感觉比较接近史实。本人看过黄仁宇关于抗战的文章,相互印证,认为此文值得一读。——陆安春

徐焰,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教授,少将军衔,军事史专家,军事学硕士,博士研究生导师。国防大学军事历史学科带头人。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历史分会副秘书长。曾赴美国斯坦福大学、日本防卫大学等讲学。本文是徐焰教授发表在《同舟共进》上的一篇文章。

中国在上世纪进行的抗日战争,几十年来一直是激发爱国主义精神的重要教材,这是应当也是必然的。不过,在一段时期,宣传口径根据政治形势的需要存在一定的片面性,这使得今天遇到现实争端时产生了困惑。
客观地说明当年中国抗战胜利存在的某些局限性,多数人才能冷静客观地正视中日矛盾的历史由来,从而在目前的争端中以理性的态度爱国。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73

方舟子:成功标准

方舟子:成功标准
国内许多所谓的成功学,在我看来,主要存在两个问题。第一个,把成功说得太狭窄了,基本上,成功就等于发财,所以那些发了大财、赚了大钱的人们就变成了成功人士,变成了青年人的偶像,像我以前批过的唐骏、李开复等都是如此。

  第二个问题,就是鼓吹为了成功不择手段,不受道德的约束,也不遵守公序良俗,甚至违法犯罪在所不惜,只要赚到钱,就是成功,就会被人崇拜。所以,成功学某种程度上就变成了欺骗、诈骗,许多成功学的书籍里教给人的窍门,其实就是骗术,怎么包装、怎么吹嘘,怎么用看似巧妙其实违法的办法取信于人,攫取财富获得所谓的成功,所以,成功学在这个意义上其实就等于骗术。

  人追求成功天经地义,但是不能把成功仅仅限于升官发财,那样就走偏了,那不是成功,只是对无尽欲望的追逐而已,恰恰不能算是成功。更何况为了追求升官发财、成名成家而不择手段、违法犯罪,更非成功,如果这样的人被当作英雄、当作偶像崇拜,那是整个社会的悲剧。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14
李曙明:方舟子崔永元应该“各打五十大板”吗?
收录者按:本文写得较为严谨,与一些一味为判决叫好的“法学大家”形成鲜明对照。特意查了一下作者:“李曙明,华北电力大学工学学士,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现供职于《检察日报》社新闻评论部。”本人一向少看评论性的文章,因为常觉空话多而思考少,本文算是一个例外。笔者之见,在法学这个对逻辑思维要求较高的领域,具备理工背景的人还是有优势的。如果能象美国那样,必须在别的领域取得学位才能涉足法学,那就更好了(陆安春)。


谁主动挑起争端?谁又是被动应战?二人过错大小不同,承担的赔偿责任也应有所差别。无论立足于个案公平,还是着眼于类似纠纷的防范,分清责任区别对待都是必要的,哪怕是五十一板和四十九板的差别。
李曙明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44
方舟子:美国最高法院引用孔子名言说的啥?
(一直很欣赏方舟子的论证说理方式,笔者认为,在思维的严谨性方面,当今中国的公众人物当中,方舟子无人能及。陆安春,2015/7) 
 
美国最高法院在判决同性婚姻合法的判决书中,引用了《礼记》记载的孔子
的话。我在推特上说这句话原文是:“礼,其政之本与!”有个叫“邵井子1314”
的反转控写了一篇文章驳斥我,说《礼记》原文没有这句话,原文应是:“爱与
敬,其政之本与!”说我抄错古书,攻击我不学无术、以讹传讹等等。一群反转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7
方舟子:逐条批驳海淀法院偏袒崔永元的和稀泥判决
收录者按:
海淀法院对方舟子 、 崔永元案的判决,曾被人(包括不少法学界人士)视为理性判决、严谨判案的典范。然而,这样各界交相赞誉的判决,却经不起一个科普作家的严谨逻辑分析。这个现象,值得我们深思。(陆安春,2015/7。)

  昨天北京海淀法院一审判决我起诉崔永元、崔永元反诉我的案子之后,我写
了《评海淀法院对我起诉崔永元一案的和稀泥判决》,只是大体谈了一下对该判
决的观感。现在再具体批驳一下这个和稀泥判决。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1

张五常大学的权力划分与英雄主义

张五常:大学的权力划分与英雄主义
毋庸讳言,我是反对学生搞运动的。不管同学们的理想是多么可取,我反对学生运动。这是因为学生运动搞起来我们无从预料会发展到哪些方面去。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期,在美国多个校园搞起的反越战运动,我们不容易找到一个更好的理由,但跟着的发展是反权威,反传统。今天回顾,当年美国有的可能是人类历史上最优良的大学教育制度,但被反越战的学生运动弄得一团糟。

一九五九年我进入了洛杉矶加大,六一年入研究院,六二年修完了研究生必修的理论课程。为了等待阿尔钦回校再旁听他的课,从六二到六五年我长驻校内的图书馆。该馆一年开放三百六十五天,每天开放二十四个小时,我往往懒得回自己的居所,索性睡在图书馆内。那三年是我学得最多、学问增长得最快的日子。在图书馆内随意选择读物,不限于经济学的,不明白的地方跑去找老师求教,或跟同学研讨。晚餐简单,餐后打半个小时桥牌或桌球,又再回到图书馆去。一九六四年考博士笔试时,四个大试一个星期考完,根本不需要准备。师友之间没有谁对学术之外的话题有兴趣。不到三年我认为图书馆内的名著自己也有机会写得出来,只是要找到一个认为可以表演一下的论文题材不容易。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4
代理国际域名、空间申请;网页设计、制作。
欢迎联系,Email:gcszcss@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