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学者文章 |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尘埃落定话“歧视”

Goodhelper-尘埃落定话“歧视”

  由纽约华裔警察梁彼得因执行任务时不慎误杀无辜被判刑而引起的全美华人
上街示威过去一周了。这个事件受到中国国内人民的广泛关注。有许多的朋友问
我,你在美国生活许多许多年了,是不是感到受歧视。

  我忽然感觉这个问题变得非常的难回答。原因是经历了中国和美国这么两个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9

张五常给中国经济的十一项建议

张五常给中国经济的十一项建议

2016年03月19日 来源:凤凰财经


收录者注:
一直关注张五常教授对于劳动法的分析。这些年来自己刚好在基层一线分管劳动仲裁工作,体会是:张教授的观察是符合实际的。搞高科技、搞大型规范企业谁都想,但应循序渐进,绝非诸如“通过劳动法淘汰落后企业”此类的直觉思维那么简单!
此外,很羡慕张的求学经历(详见他的《求学奇遇记》),更羡慕他的人生规划和境界:“做学问我是为了兴趣,追求的是真理与思想传世。外人看似乎有点无聊,也可能真的是无聊玩意,但作为学者我就是这样追求。老实说,我认为富有的人追求金钱比我更无聊。”无数人,包括我自己,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应该追求什么,我们只是机械地活着。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6
方舟子-我国公众的基本科学素养能有多低?

  最近国内网上最热的一个词,大概就是“引力波”了。国外科学家直接检测到引力波,验证了爱因斯坦一百年前的科学预言,懂与不懂的都跟着兴奋了几天。然后,突然有人翻出了五年前一个电视选秀节目的视频,一个初中学历的下岗工人在介绍他自称能得几个诺贝尔奖的成果时,遭到评委的否定,但因为他蹦出的一串术语里头有一个“引力波”,很多人认为既然引力波的存在现在被证实了,评委就该给这个“诺贝尔哥”道歉,甚至还有人感叹由于评委的无知打压,让中国一个诺贝尔奖拱手相让。再后来,一些科学家、科普人士都出来解释“诺贝尔哥”说的引力波和国外检测到的引力波不是一回事,但仍然有很多人认为评委不尊重别人的科学梦想,还是要道歉。

  从网上舆论看,绝大部分人都是支持“诺贝尔哥”的。于是就让人感慨中国公众基本科学素养之低了。那些分不清爱因斯坦的引力波和“诺贝尔哥”的引力波的差别,仅仅因为用了同样三个字就以为是一回事的人,可以说是缺乏科学知识。而那些明明知道“诺贝尔哥”说的引力波不是科学界说的引力波的人,却还要支持“诺贝尔哥”的科学梦想,说明他们也许不缺科学知识,但是却不了解科学方法,没有科学精神。科学梦想是要建立在实证和逻辑基础上的,是要经得起别人的怀疑、批评的,而不是信口开河的胡思乱想。一个具有科学素养的人,不仅要掌握一定的科学知识,而且还要掌握科学方法,具有科学精神,具有分辨科学与伪科学、科学与非科学的能力。否则的话就不能算是有基本科学素养。

  那么中国公众的基本科学素养有多高呢?中国科协下属的一个机构十几年来做过几次抽样调查,根据这个调查结果,2001年我国公众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比例为1.4%,2003年达到1.98%,2007年达到2.25%,2010年达到3.27%,而最新的2015年调查结果这个比例已经达到了6.2%。比例虽然不高,但是逐年上升,每隔几年就翻一番,2015年具备基本科学素养的公众人数竟然是2001年的四倍多,短短14年间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由让人惊叹中国科普工作之成功、之高效,按这个发展势头,过不了多久,中国公众就普遍具有了基本科学素养,值得世界各国来取经、学习了。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35

方玄昌-解剖藏传佛教

方玄昌-解剖藏传佛教
提要:如果将平原地区老百姓所崇信的阎王和菩萨比喻为拿好处办事的贪官,则藏传佛教更像坐地分赃、收受保护费的黑社会;藏民们需要接受教育,用更文明、更强大的科学精神来武装自己,从而摆脱精神暴力的桎梏。

几年前与媒体同行一道考察青藏高原,在拉萨闲逛时,有几个记者去参观藏医院,回来时跟我夸赞藏医的神奇:

“藏医们不但懂医术,他们每人还必须同时懂藏历!”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4

方舟子2015年的中国科学:喧嚣与希望

方舟子:2015年的中国科学:喧嚣与希望
2015年中国科学界最大的事件,无疑是屠呦呦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中国人期盼多年的第一个本土科学类诺贝尔奖,颁发给了四十年前的一项成果,由此引发的热议,让诺贝尔奖承载了太多的份量。尽管诺贝尔奖委员会在发布会上指出这个奖不是奖励传统医术,而是奖励对一种药物的研究,但是很多人仍然把青蒿素的获奖视为中医药获得世界认可的体现。实际上青蒿素的发现只是跟中医药沾了边,它是在对成千上万种中草药进行筛查的过程中偶然发现的,如此而已。用来提纯青蒿素的黄花蒿并非中医使用的“青蒿”,而对它的研发完全采用的是现代医学的研究方法,最终获得的是一个成分单一的化学药。还有人因为屠呦呦是所谓“三无科学家”(无博士学位、无海外留学经历、无院士头衔)而批评中国当前的科研体制。这种批评也是无的放矢。屠呦呦没有博士学位和海外留学经历是历史造成的,和她同辈的科学家都是这“两无”,她并不特殊。屠呦呦几次参选院士而落选,则涉及到她的同行对她在青蒿素发现过程中的作用、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的争议,并非没有其合理因素。诺贝尔奖是对一项重大科学成就的认可,并不涉及发现者的学术水平和学术道德问题,而院士的评选标准与之不同。



中国本土科学家获得诺贝尔奖,值得高兴,但不宜做过多的联想,更不应以此作为科研政策的参考。诺贝尔奖表彰的是过去的成果,而不是指导未来的科研发展方向。这个成果是四十年前举全国之力做出的,其发现过程带有很大的偶然性,不可复制。从植物中发现药物,固然是一个研究路径,但是却是低效、过时的,并非主要的研究方向。四十年来中国做了很多类似的研究,却再也没有第二种药物获得国际的认可。中国科研体制有很多值得改进、完善之处,但不可能也不应该再回到自力更生的计划经济时代的举国体制。我们应该惊讶的是,在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体制下居然能碰巧做出重大的科研成果,而不应误以为那个时代和体制比现在更有优势。向发达国家学习,与国际接轨,中国科学界的希望才会更大,才会像发达国家那样,诺贝尔奖不只是孤例。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53
杨小凯谈张五常:我佩服的人很少 但确实佩服他
 很多人不喜欢张五常个人性格,我1998年访问他曾教书的西雅图大学时,巴泽尔告诉我,张在西雅图教书时,巴泽尔和诺斯与张有一个小组,经常讨论产权经济学、交易费用,巴泽尔和诺斯都从张学到不少原创性思想。但其他教授对他却很有批评,说他不参加研讨会,少有的一次,只听了一半,张站起来说,我们为什么在这里浪费时间,听这种没有一点意思的讲演?说完就离开研讨会。这种不礼貌的举动,使大家十分惊讶。但我可以理解他的感觉,我听了很多新古典边际分析的讲演时,也有同感,觉得是与实际毫无关系的纸上谈兵。但我绝不会象张那样拍案而起。

  我对张的经济学洞察力很佩服。我佩服的人很少,可我是真的佩服他。可能他对经济学的边际分析学得不够好,或是数学学得不够,但他根本不理会人家这些东西,完全是从生活中观察到一些他认为关键性的东西。比如他批评外部性效果,评论得多好,说到处都是外部性。如要完全消除吃桔子的外部性,一个桔子一个价,因为每个桔子味道、大小都与其它桔子略有差别。但实际上桔子顶多分三等或四等价,因为要精确定价有费用,所以市场与桔子定价的外部效果是测量费用和不精确测量造成的外部性之间的最优折衷。

  他关于合约、企业的观点非常有创见。斯蒂格利茨因他对信息经济学的贡献获得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在关于佃租理论的1974年论文中,他指出原创性的思想来自张五常的关于佃租理论的论文。是张五常首先发现传统理论认为分成租佃合约无效率的看法是错误的,并指出佃农努力程度的不易测度和信息费用,使得分成租佃合约在一定条件下成为一种有效的制度安排。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74
代理国际域名、空间申请;网页设计、制作。
欢迎联系,Email:gcszcss@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