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学者文章 |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资中筠:从“伪君子、真小人”说到美国种族歧视  
  美国大选一场好戏,颇热闹了一阵子。现在虽然人选已定,但对美国、对世
界会有哪些影响,还有待观察,暂时不想猜测。从这场选举中引发出一个说法:
这是在伪君子和真小人之间的选择,引起我一些想法。
  一般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更痛恨伪君子,所谓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
娼。与此类人交往容易上当受骗,受害更深。还不如公开的流氓无赖,到处宣称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8
方舟子:中国科学家的心胸不要太狭隘

  盛大创始人陈天桥宣布成立10亿美元基金支持脑科学研究,首批将向加州理工学院捐款1亿美元,用于大脑基础生物学研究。消息一经公布,有些中国科研人员表示异议或惋惜。有的认为中国脑神经基础研究处于上升期,过几年就能赶超美国,陈天桥选择加州理工学院支持脑研究是典型的错误。也有的认为陈天桥身为中国人,在中国科研经费紧张的时候,却把钱捐给了并不差钱的美国人,有失意义。这两种意见似乎有些冲突,一个是认为中国脑科学研究做得很好,马上要超过美国,陈天桥应该锦上添花;一个是认为中国脑科学研究条件还很差,经费紧张,陈天桥应该雪中送炭。无论如何,都认为这笔巨款应该留在中国。
  中国企业家有投资国内外科技产业的,那是为了获得经济回报。也有捐巨款给美国名牌大学的,那虽然是慈善,却也有回报,比如为自己或朋友的子女上获赠学校开了方便之门。捐出巨款给国外科研机构用于基础科学研究的,陈天桥似乎是中国企业家中第一人。他为何捐给了美国而不是中国科研机构,原因未见报道,也许是认为加州理工学院脑科学研究领域做得最好最有可能有大突破,也许是对中国科研环境不满意,毕竟,虽然中国科研近年来已取得很大进步,但弄虚作假仍屡见不鲜,大笔的科研经费砸下去未必能听到一个声响。不管怎样,都是认为这笔经费给加州理工学院会得到最好的收益。如果这笔钱给加州理工学院,要比给中国某个科研机构能做出更多、更重大的成果,何乐而不为?

  中国科学家希望能获得更多的科研经费,这可以理解,但是指责陈天桥身为中国人不把钱给中国科学家,则心胸未免显得太狭隘。科学家有祖国,但是科学没有国界,基础科学研究尤其如此。基础研究不管是在哪个国家做出来的,都是属于全人类,都是人类的共同财富。例如,我们今天对人脑的了解,绝大部分是国外科学家做出的,这并不妨碍中国科学家掌握、利用这些成果。得益于国际交流的科学家理应有更宽广的胸怀。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45

土摩托:还在钻研佛法?你Out了!

土摩托:还在钻研佛法?你Out了!

我先来讲一个关于猴子的故事。

我在斯里兰卡的时候,专程去古城Polonnaruwa拜会一位名叫Wolfgang Dittus的美国动物学家,他从1968年开始就一直待在斯里兰卡研究猴子,BBC曾经在1997年拍过一部关于斯里兰卡猕猴的纪录片,就是请他担任的科学顾问。Dittus的斯里兰卡太太专门为我放了一遍这部电影,好看极了。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268
专访丘成桐:行政不干涉学术研究 学术环境就会干净一些

  特约记者 方玄昌 黄月HY
  22岁博士毕业,25岁任副教授,27岁攻克世界级数学难题“卡拉比猜想”,
34岁获得有数学界“诺贝尔奖”之称的菲尔兹奖。哈佛大学数学系与物理系“双
料”教授,以其名字命名的“卡拉比-丘流形”是物理学中弦理论的基本概念—
—他,就是丘成桐。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16
肖舜旦:自欺欺人、莫名其妙的“文明”再生  ——关于王安忆《匿名》的质疑
  几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王安忆的长篇新作《匿名》翻了个好多遍。不是
因为这部小说有多么迷人,而是因为这部小说太“深奥”了;而之所以觉得“深
奥”,却又并不是因为小说的情节、人物关系及其思想意义有多么错综复杂,恰
恰相反,小说的情节及其人物关系其实很简单。作为一部35万字的长篇,主要人
物严格说只有一人,而与之发生直接关系的次主要人物也只三五人而已,而其他
次要人物即便眉毛胡子都大把抓过来充数的话,也很难超过两位数,试想,这十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8

方舟子-赛先生从西方来

方舟子-赛先生从西方来

  “五四”前辈们提出要欢迎“德先生”和“赛先生”,那意思就是说中国本来是没有这两位先生的,所以要从外国请进来。这么说让一些国人觉得很没面子。说中国以前没有德先生,没啥可争的,谁让咱自古以来就是皇帝在当家作主呢?于是有些觉得没面子的人干脆就说德先生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不要它也可以过得好好的。不过如果也要说赛先生不好,就没有市场了,我们现在从小就要学它,每天的生活也都离不开它了。有些人就说了,这个好东西我们其实是古已有之,中国古代有过什么科学发现,提出什么科学理论,还有一批中国古代科学家让我们敬仰……

  这些人说的古代科学,和我们今天学习、研究的科学并不是一回事。我们现在说的科学,是指用一种特别的研究方法形成的知识体系。这种方法特别在哪里呢?那就是“观察-假说-验证”的方法:根据观察的结果,提出可以进行验证的假说,然后用新的观察或实验加以证明,证明不了就要放弃或改进这个假说。用这一套标准来衡量,中国古代是没有科学的,在西方文艺复兴之前,也没有哪个国家有科学。

  比如说,一提起中国古代科技,大家马上就会想起四大发明,但是那只是技术应用,并不是一个知识体系。还有人会想到中国古代数学研究的一些辉煌成就,但是数学是科学的工具,本身并不是科学。还有人会想到中医,但是中医的理论是气、阴阳、五行等等非常模糊、抽象的哲学概念,并非客观具体的事物或现象;中医的医疗实践是主观臆测和经验积累结合在一起的,强调的是不可重复性和不可测量性,而科学方法特别强调客观性、可重复性和可测量性。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396
代理国际域名、空间申请;网页设计、制作。
欢迎联系,Email:gcszcss@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