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学者文章 |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胡海:与方舟子论战者中的典型逻辑错误

在我的微博里加了对方舟子的关注,因为他是生化博士,又是在美国留学过,看他讲的东西比较靠谱,可以学习一些医学与食品方面的知识。可是不幸的是,也因此不得不时时关注他与别人的论战。


虽然说,我对云南白药成为中国第一医药股,张裕葡萄酒变得值得收藏,周力波成为上海文化代表这些事情,感觉不可思议,但作为一种社会现象,还是能够理解。只是要不断地看到那些与方舟士论战者要犯些最基本的逻辑错误,还自我感觉振振有词,实在是让人无法忍受。感叹于中国最基本的逻辑教育还是太差。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6

资中筠:论美国的强盛之道

资中筠:论美国的强盛之道

1987年《美国研究》杂志创刊之初,笔者开宗明义曾提过中国人为什么要研究美国的问题,并给出了四个层次的"我见"。应该说,这第四个层次才是把研究美国列入社会科学的题中之义。但是做起来十分艰巨,自己有志于此,却深感功力不逮。又过了近十年,才敢进行一些尝试。

  现代文明社会的基本诉求是发展和平等,一种制度,一个国家的兴衰、先进、落后,也取决于这两个问题解决的成功的程度。迄今为止,美国正是在相对成功地解决这对矛盾中走向强盛。从消极的治理社会弊病、克服危机方面说,它靠的是渐进主义,以改良避免暴力革命;从积极发展的动力方面说,它靠的是人才优势和创新机制。这两方面的根源都在于直根于美国历史文化中的精神资源。本文就从这几方面切入,对"美国特色"的发展道路进行探讨。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0
资中筠:美国是如何做到无往而不胜?

弗里德曼自称是“狂热的移民支持者”。他认为美国保持领先于中国的关键,就是要确保合法移民源源不断流入本国,因为所有这些精力充沛、雄心勃勃的人才与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一旦结合在一起,就会产生“魔法效应”。这才是真正的“美国梦之队”。弗里德曼的结论是,只要美国保持大门打开,美国就能无往而不胜

中国号称“世界工厂”,也就是还处在为他人的创意加工的低端,离自己出思想找别人加工还差得远。如弗里德曼所说,唯有思想是不能用钱买的。民主制度与市场经济与人才相结合就能产生奇迹。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3
资中筠:我上学时,教育可没有那么势利

现在的学生知道的事情也不少,但是整个精神,特别是教育精神,我们教给他们什么?精神支柱是什么?现在的孩子在学校比家庭的富有、父母的地位。所以我觉得现在最可怕的不是知识学多少,而在于现在的嫌贫爱富、非常势利的风气,这是很糟糕的。

教育应该回归人性,引发孩子自然的创造力,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有些外国的教育机构就觉得我们特别奇怪,"三好学生",哪有一个学生什么都比别人好?别的学生,这个学生有这个长处,那个学生有那个长处,怎么就有一个学生或者几个学生什么都比别人好?这是不符合人的发展规律的。
.......................................................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6
袁伟时:《儒学与社会治理————答《环球时报》英文版记者张娱》

问:曲阜市政府决定给每个村配一个专职的儒学教师。你怎么看?

答:当地的官员水平不高。为什么说他们水平不高呢?因为他们对当代政府的职责、政府应该怎样管理这个社会没有深刻全面的了解。他们没有想到,治理现代社会的最根本的方法是法治。政府应该只做它该做的事情,有些公民的事情它是不应该干预的。但是官员现在恰恰没搞清楚政府与公民之间的界限。在思想文化方面,公民肯定是会有不同选择的,你不能用一种政府喜欢的文化来教化这些所谓的平民百姓。过去,我们把平民叫做子民,但现在我们称它为公民。对待公民是不能这样做的;我信基督教行不行?信伊斯兰教行不行?为什么不能用伊斯兰教和基督教的教义教化公民啊?用单一的教义教化民众容易引起民族主义情绪,我认为这是不健康的。现在由政府出面,用儒家的思想教化所有公民,这个似乎有所不妥。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71

杂谈金庸的文字

杂谈金庸的文字
文/魔教教主

说到小说就不能不谈文字,金庸的文字是武侠小说里最好的,这已得到了公认。如果我来评品,金庸的文字不仅是武侠小说里最好的,更是五四以后汉语小说中最好的。

从懵懂孩提到微近中年,我还算读过不少书,对文字的好坏也有分辨能力,不会被所谓的评论家牵着鼻子走。以前小学、中学上语文课时感到很迷茫,因为怎么也领会不了课本上所选范文的好处。杨朔散文入选课本很多,12岁前我看他的行文还觉得不错,可是到了12岁就感觉他的文字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做作。这里只是说他行文的矫揉造作,更不必提那千篇一律、令人生厌的抒情模式了。后来一段时间,我喜欢朱自清的散文,可到了16岁后,就难以忍受朱自清式的浓丽和刻意雕琢。总之,入选大陆语文课本的白话文作家在文字上很少有达到高境界的。当然鲁迅先生除外,先生的文字是很有特点的,可惜锋芒太盛,不够圆融。为什么课本所选范文没有什么好文章?估计与选编者的欣赏水准和教育部的僵化思维有关。

查看更多...

分类:学者文章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83
代理国际域名、空间申请;网页设计、制作。
欢迎联系,Email:gcszcss@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