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个人日志 |
预览模式: 普通 | 列表

昆山见闻与随想

昆山见闻与随想
2012年10月下旬,笔者随同桂城街道机关干部赴昆山党校学习。所见所闻,感触颇深,现记述如下。
需要一提的是,2006年笔者曾随同广东省人才研究所考察昆山,那时候感觉南海与昆山各有所长,总体上南海略占优势。6年之后再次亲身体验,发觉昆山已经明显超越南海,而且按目前的趋势看,这种超越还将继续下去。面对激烈的竞争态势,南海任重而道远。

一、城市建设
宽阔笔直的道路,巨大的绿化带,令人赏心悦目。较为难得的是,在南海已经比较稀罕的绿化式非机动车道,在昆山却随处可见。在非机动车道之外,还预留出不少的空地。马鞍山路是昆山道路的典范,两边全是精心设计的大面积绿化景观带。同行的搞市政的同志大为叹服,他们说:这么多的树,这么大的绿化面积,他们要投入多少资金、多少人力物力?
据讲课的钱老师(昆山开发区主任助理)介绍,昆山大约在2000年左右就开始了全市统一规划,我们看到的道路网就是统一规划的结果之一。严谨的整体规划给昆山预留了巨大的发展空间,工业园区、生活区、商业中心、农村郊区等等功能区域井然有序分布于整个昆山,为未来发展提供了明确的战略指引。

查看更多...

分类:个人日志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39
别在“爱国”的狂欢中沦为义和团式的暴民

部分中国民众在此次钓鱼岛问题而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中表现出来的素养已成国际笑柄。再怎么恨日本,也没有任何理由去砸烂同胞的日系汽车,因为日本不会从中受到任何损失。比较合理的解释是:恨日本,但找不到发泄愤怒的方式,坐船去“保钓”风险太大,参军要付出两年青春,做一件好过日本的产品又没能力,收购日本企业更加异想天开,砸烂自己的日本产品又舍不得,而聚众打砸别人的日系汽车因为人多而分散了风险(不少国人有比较强烈的“法不责众”观念),同时又能显出自己的英雄气概,因此成为比较“流行”的方式。事态的发展令不少人惊呼:义和团又回来了?
其实,领土是一回事,“敌国”产品又是一回事;国际政治是一回事,国内情绪又是另一回事。它们根本不应混为一谈。
一、关于领土
国际政治从来都是实力的较量,领土问题更是如此。在英国和阿根廷关于马岛之争、俄罗斯和日本关于北方四岛之争等等案例中,领土本身的界定并非什么复杂课题,复杂的是实力强弱以及实际控制的现状与应然状态不一致等等因素。因此,中国要彻底解决钓鱼岛问题(其它诸如南海诸岛亦是如此),根本的办法增强国家综合实力,我们没有听说过当今美国有什么领土争议吧?弱国无外交,这是自古不变的真理。遗憾的是,经济上日本强于中国,军事上则有美国支持。即使不考虑美国因素,单纯从技术上分析,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现代化装备水平也远高于中国海军(这方面已有很多研究资料;我弟弟也曾在海军服役,他反馈的情况都很不乐观)。考虑到这些因素,我觉得在现阶段中国要彻底解决钓鱼岛问题不太可能。比较理智的办法是不断发展自己,不断增强综合实力,培养国民强烈的竞争意识,假以时日,总会找到合适的机会。事实上,日本与俄罗斯在北方四岛的纠纷上也无非是大体遵循这些思路。

查看更多...

分类:个人日志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02

旅游散记

旅游散记
这些年来,去玩过的地方也不少,远至日本、巴厘岛,近至广东丹霞山、本市南庄镇,真正有深刻印象、值得回忆的地方并不多。我觉得中国现在的团队旅游实在没什么意思,至少在我的美好记忆中没有一次是与团队旅游有关的,玩得最开心的几次,都是和妻子单独行动。

北京
北京行是2009年的春节。北京最美丽的应该是秋天,但看你怎么玩,以及以什么心情玩。冬天也完全可以玩得很好。
那次先去的天津,同学接待,日程安排较紧,感觉有点疲惫。转入北京后,一切由自己安排,自由多了,顿时有一种解放了的感觉。
酒店是在网上订的“汉庭快捷”。汉庭的特点是统一、整洁、经济,感觉挺不错。安顿好后,已是傍晚了。与妻子在酒店周围马路散步。马路笔直而宽阔,车水马龙,灯光闪烁,宏大而有气势,比之天津的恬静雅致又是另一番景象。护城河都已结冰,两边垂柳在寒风中轻轻摇曳。我们悠闲地散步,海阔天空地聊天,心情非常放松,在不知不觉中享受着这甜蜜的二人世界。

查看更多...

分类:个人日志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343

关于“好文章”的一些看法

关于“好文章”的一些看法
我们平时遇到的大多数我们会觉得“好”的文章,通常是内容吸引我们,文字则通常是“过得去”的水平,比如清华大学社会学系孙立平、历史系秦晖、中山大学历史系袁伟时等教授们的文章大多属此类。个人认为,他们的文笔并无过人之处(但也不差),内容却实在吸引人。本人的印象中,最典型的例子当属2004年郎咸平在复旦的演讲记录稿《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这篇文章文笔一般,但因为论证严密,措词有力,又涉及其时最为敏感的社会话题,使之成为当时点击率最高的文章,以此为开端,引发了此后一系列的国有资产流失监管措施出台。其实在郎咸平之前,秦晖先生已经就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呼吁了好些年,但都未引起什么大的反响,从效果而言,他连续数年的呼吁却比不上郎咸平的一篇演讲稿。郎咸平现在当然很红了,说什么都会有无数人支持,其实他是一个财务专家,他涉及财务分析的文章如《格》文确属一流(连张五常那样狂傲的经济学大师也对郎咸平的财务分析文章给予较高评价),但郎咸平对其它领域的评论有一些就很不专业以至于被人诟病,比如对转基因食品的评论。所以我们看一个人的文章,即使这个人已被公认为顶级专家,最好还是先挑选他最擅长领域的文章来看,其它的,则需要持谨慎甚至怀疑态度。

在某些情形下,有些文字表达稍有欠缺的文章,因为内容不错,我们也会觉得“好”,比如武警总医院纪小龙先生的医学科普文章,还有就是经济学家茅于轼先生的文章,表达上往往不够精炼,但不影响其成为好文章。

有一小部分文章内容不怎么样,因为语言运用得很漂亮,我们也可能把之归于“好”文章一类。时下流行的一些人气很旺的作家或写手基本属于此类。单就对语言的驾驭能力而论,蒋方舟、李承鹏、韩寒("代笔事件"后应重新评估)他们应该说都已经相当娴熟,只不过,在我看来,有水平、有力度的文章首先是内容上致胜,其次才是表达的形式。从这点上说,蒋方舟和方舟子不可同日而语。

查看更多...

分类:个人日志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809

儿子手足口病的治疗经历

儿子手足口病的治疗经历
一天晚上,10个月的儿子体温升高,最高达38.3。根据我所了解到的相关医学科普知识,我定下的原则是如果没有其它症状,不超过39.5的话就先观察。第二天没有继续升高,精神状态似乎也过得去,只是有时哭闹。到了晚上,哭闹频繁,声音响亮,量体温却并不高,38度以下。我以为是普通的发烧,觉得应该是儿子的免疫系统正在和细菌或病毒作斗争,哭闹估计是其身体不舒服的表现,应该问题不大。但妻子和我妈妈却忍受不了,开始指责我。妻子后来又发现孩子口腔有溃疡,我以为是一般的细菌或病毒感染的迹象,打算继续观察,有其它异常再去医院。

但快到晚上11点的时候,孩子的哭闹更加厉害,妻子和我妈妈的抱怨也开始升级,妻子怒气冲冲地说:都这样了,还不去医院,观察什么观察!妈妈则说:如果人人都象你这样,人家还开那么多医院干什么!我呆坐在那里不出声,听到孩子的哭闹,我也非常难受!只是,心里觉得应该还可以观察一天再说,就算去医院,明天早上去也好过今晚去,毕竟白天有专家坐诊,晚上则只有普通医生急诊。11点的时候,妻子叫妈妈穿好衣服,她则拿起车钥匙,抱着孩子出门了!我赶紧也穿戴完毕跟着出去。

一到车上,小家伙却不哭了!精神似乎还挺好!我问妻子还去不去,妻说你定吧。上次儿子发烧到39.3,我根据查到的资料说可以先观察不必去医院……后来第三天的时候儿子就完全恢复正常。那一次之后她对我也比较信任。但妈妈坚持要去,说都下来了又回去说不过去。我想也是,刚走下七楼又再爬上七楼可有点累人。于是驱车去医院。

查看更多...

分类:个人日志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533

儿子的第一次发烧

儿子的第一次发烧
7个月的时候,儿子第一次发烧。由于没有经验,一开始我们并没留意,因为他好象也没什么不适。后来是妈妈说孩子好象有点烧,于是测体温,38度多。

赶紧查资料,网上好多资料说38.5应该服药或物理降温。晚上不好出去,于是决定物理降温。妻刚好买有两个用来冰奶的容器,于是把毛巾放上面,冷了后再敷孩子额头或四肢。持续不断,好象体温也没降下来。孩子倒没什么症状,很快睡了,我们继续敷啊敷,结果不但没有降,反而略有上升,最高升至39.3,而且,有时还出现抽搐现象。我们吓了一跳,只好停止敷,继续打开电脑查资料。那一晚,我和妻几乎没怎么睡,尤其是妻,没经历过这种状况,更是焦急,但又无可奈何。

所幸的是,我终于查到了一些有用的信息,武警总医院纪小龙教授的建议是不超过39度不必理会;方舟子说肛温达到41度才会对会对细胞、组织造成损伤,还说物理降温时如果用太冷的东西会引发抽搐。我简单测算了一下,肛温41度大致相当于腋温40度左右,再保守一点,我把会造成损伤的临界温度界定为腋温39.5度。如果不超,就暂时观察,但随时做好物理降温、服退烧药或上医院的准备。

查看更多...

分类:个人日志 | 固定链接 | 禁止评论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1403
代理国际域名、空间申请;网页设计、制作。
欢迎联系,Email:gcszcss@yaho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