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从江一周行

美丽从江一周行
贵州省从江县,一个至今仍然保持着很多淳朴古风的旅游胜地。其中人们知道得最多的,应该就是岜沙部落了。岜沙由于其交通较为方便,又有著名的“镰刀剃头”等刺激表演,加之当地政府包装得很到位(如“中国最后一个枪手部落”),现在已经是名声在外。其实在从江,象岜沙这样的地方很多,只不过由于交通、宣传等原因,一般的旅行者往往无法身临其境。2015年8月,经当地朋友安排,我有幸住进从江的瑶族村寨,度过了一周的乡村生活,体验到了许多在大城市里所没有的东西。

斗里乡登面村

贵广高铁途径从江,广州南到从江站4个小时,非常便捷。从江高铁站到县城约50公里,当晚我住在县城。第二天早上,朋友开车送我到40多公里外的一个乡村。一路上景色很好,公路很多时候绕着一条大江而行,时不时看到有人在江边玩耍。朋友说这条江叫都柳江,现在正在修建航电枢纽工程,不远的将来300吨的货船可以沿珠江而上直达这里。

路上下起了小雨,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从公路拐进小路,接着便开始绕圈爬山。大概半小时后,终于到达目的地:斗里乡潘里村八组——登面村。一下车就看到不远处的几幢吊脚楼,镶嵌于半山腰的一大片竹林和杉树林当中,蒙蒙细雨下,山顶水气若隐若现,显得有些神秘。
这是一个小村寨,属于“潘里村”的一个村民小组,三十多户人家,180多人。村寨全部是木房子,还保持原汁原味的民族特色。村寨周围是成片的竹林,后山则以杉树林为主,不少地方还保持着相对原始的自然状态,各种杂树自然生长,基本没有人类干扰。整个村寨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白天的时候,大人们出去劳动了,村寨显得很安静,偶尔听到蝉在吱吱地叫,令我不禁想起王安石的名句:“蝉躁林俞静,鸟鸣山更幽。”
这里其实最适合搞旅游,村寨不大,人类活动对环境的影响相对小一些,原生态保持得比较好,排污、生活垃圾等环节容易处理。更主要的是,当地政府现在正在推行扶贫生态移民搬迁项目,政府在另一个地方给村寨新开了一大块宅基地,平均每户大约100平方。我来的时候,村里有一户人已经在动工做木料了。如果居民全部搬迁到新村,现村寨就可以重新统一装修、统一规划,那时也不会再有因养猪、养牛、日常生活排污等而带来的环境污染。传统瑶寨、瑶族特色药浴、赏鸟(或斗鸟)、田间抓鱼烧鱼、特色饮食(“牛瘪”、酸牛肉、酸猪肉、草药煲老鸡、江边老鸭等)、登山、杉树林吸氧,再加上三几个民族歌舞节目,配上猎枪表演等,吸引力应该不会亚于岜沙。值得一提的是,这里是从江县的瑶族药浴体验基地之一,瑶族居民每天都要把十几种草药放水里煮,熬出来的药水用来洗澡,每天如此,大人、小孩均不例外。这就是著名的从江瑶族“药浴”。当地居民认为药浴有驱寒去湿、强身健体之效,一直乐此不彼。瑶族文化风俗古老而神秘,的确是一个非常值得开发的领域。目前来看,交通应该是登面村最大的障碍,从乡里到登面村还是泥路,旅游大巴还进不来。
温馨的家
我住在朋友金阳家里。金阳属80后,比我小几岁,是登面村八组的组长,性格豪爽,头脑灵活。他两兄弟,每人住一幢吊脚楼,金阳夫妇带着三个孩子和父母住一起;他弟弟两个孩子,夫妻俩平时在广州打工,这段时间刚好请假回来。
金阳奶奶86岁了,与金阳的叔叔一起住。她身体很好,日常生活自如,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正在掰玉米粒。奶奶热情爽朗,送给我一大包茶叶和几张纸作为见面礼物。这可不是普通的纸,这是他们亲手做的,从砍树藤捣烂制成,完全纯手工制作。我这几天刚好见到他们在做,过程复杂而非常缓慢。
孩子们第一天就和我玩得很熟了,他们让我与他们一起玩牌斗地主。玩牌时我抽空看了一下金阳拿给我的一套书。金阳很重视孩子的教育,这套书他特意花高价给孩子买的,他听说我上过大学,就让我看看这套书是不是真有用。我一看书名,一本是《智力手脑速算》,一本是《飞扬疯狂英语宝典》,就感觉这些书属于“忽悠”一类。翻进去浏览内容,果然没猜错。我特意用手机拍下其中一个有趣的例子:在《智力手脑速算》的《数字记忆的方法》一节里,作者说圆周率∏=3.15159263589793238462643383279,可以这样记:“山巅一寺一壶酒,你乐苦杀我,把酒吃,酒杀你,杀不死,留你留死,扇扇吧扇你吃酒。”差点把我笑死了。首先,数字没有必要死记硬背,日常生活中需要记住长串数字的机会极少,圆周率更不必要强记;其次,即使是极端的情形下需要记住长串数字,比如说参加一些毫无意义的圆周率背诵比赛等,也没有必要这样记;再次,退一万步说,就算是需要把数字与中文结合进行联想记忆,作者的中文联想水平也实在不敢恭维,把数字转换成没有中文意义的汉字,也并不见得能提高记忆效率,比如“乐苦”、“酒杀你”之类,只会增加记忆难度。这类书在城市基本上是没什么市场的,因为人们的鉴别水平相对高一些,于是书商们开始向农村进军了!他们正想方设法从纯朴的农民兄弟的口袋里掏钱呢……看得出,金阳的大女儿丹丹对这些书也没什么兴趣,我在浏览的时候她也随意翻翻几页,那神情犹如看天书一般。对她来说,斗地主比看那些书要有趣多了。事实上,自第一天开始,孩子们几乎天天都要找我玩牌,可能是平时金阳他们太忙难得跟他们玩,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跟我玩牌的时候大人们不会叫他们做作业。
金阳一家每年都要蒸好几次酒。我参观了他们的作坊:先把米饭发酵,装到封闭的木桶里,再把木桶放到大锅里,大锅加水,锅下烧火。木桶后面用胶管接一个大的酒罐。每次蒸酒起码要4到5个小时。金阳见我好奇,现场接了一点出来让我尝尝,还是热的,很清纯,口感也不错。我问金阳:“每年会不会用掉你家大米的三分之一来蒸酒?”他说:“哪止啊,大概要用去三分之二。我爸爸每天喝2斤多,一年光他一个人就八九百斤酒。我自己也喝,招待客人也要,很多的。”“到市场上买不是更方便吗?”“市场上的不好喝,很多是勾兑的。”那天中午吃饭时没见到金阳弟弟,一问才知他到山上烧马蜂去了。下午我一起床,就看到他弟弟在烤马蜂吃。他在山上搞了大半天,收获就是一窝马蜂。
金阳一家的家庭氛围很好,平时其乐融融。金阳妻子当年是出名的美女,有一次我和孩子们看相册时她拿出她年轻时的照片给我们看,的确名不虚传。金阳父母60多岁,身体都很好。他父亲每天三餐都要喝酒。“不喝酒,很不爽。”他父亲跟我这样说。他父亲心态平和,但似乎也有他自己的一些顾虑。有一次他喝酒的时候,我和他聊天。期间媳妇抱着只有一个多月的小孙女过来交给他,因为媳妇要去忙其它事情。他双腿并拢,把婴儿平放腿上,左手扶着她的头,右手夹菜喝酒。喝了一会,他看起来有点兴奋了,开始跟我唠家常。他看着手中的婴儿,有点无奈地跟我说:“金阳三个都是女儿……”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我不知道如何安慰他,“生女儿好”这一类在大城市里最常见的话在这里显得多少有点空洞。我只好说:“不要紧,有机会再生一个就是了。”他说:“看他们年轻人了,他们要是不想再生也没办法……”金阳不到20岁就结婚了,现在三个都是女儿,这一直是他父亲所牵挂的。我跟他父亲去山上的时候,他有时也提及这个话题。他父亲说,在这里超生一个要交5万罚款——我有点意外,这比我老家贵多了。当他得知我孩子是男孩的时候,连连说:儿子好啊,儿子好啊。他这么乐观豁达的人,每次涉及这个话题,都能明显感觉到他的丝丝牵挂。
酒•“牛瘪”和辣椒
刚来的第一天晚上,适逢金阳隔壁的堂弟孩子满月,邀请我过去一起吃饭。瑶家吃饭,酒和辣椒自然是少不了的。自家酿的米酒,度数不是很高,我酒量不好,但也一连喝了十几杯,都是他们敬我的,毕竟盛情难却。我的酒量却令我无力回敬他们,虽然内心惭愧,但也没办法了。
饭桌上,我发觉瑶家人豪爽直率,没有什么伪装和所谓的“人际技巧”。比如有个乡亲向金阳敬酒时,就非常直接地对金阳说:“今年还要超生一个,喝酒,喝酒!”估计他的意思是还打算超生,希望作为八组组长的金阳在这方面“关照”一下。这种事,如果在别的地方,通常是双方喝得差不多之后,再退至某个角落里私下密谈,但在这里,却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他们相互敬酒都是交杯,即两人交换酒杯喝酒。在他们看来,交杯意味着够朋友,够义气。而且,通常是整张桌子的人同时喝。什么意思呢?一张桌子,假设有9个人在喝酒,当其中一对互敬的时候,其它人通常也在同一时间找对象互敬,第9个人没有敬酒对象,他也要自己陪喝。
我对吃,没什么讲究,一般都能接受。但当他们端上生牛肉的时候,我实在是不敢动筷子,他们却吃得津津有味。当晚配有糯米饭,手抓;也有普通米饭,用碗乘。牛皮他们也做得很好吃:把它和牛肉、牛骨头一起炖,加上酸料,别有一番风味。“牛瘪”是他们这里最为著名的特色菜:自家黄牛杀了,胃容物留下。炒牛肉时把胃容物过滤后的液汁一起炒。炒出来的牛肉有点甘苦味道,这里的人非常爱吃。据了解,“牛瘪”在贵州很多地方都很流行。
第二天的早餐是煮米粉加油茶。油茶是炒糯米油炸之后盛碗里,再把煮好的茶往里倒,味道不错。他们天天喝油茶,通常把它作为早餐和下午茶。他们对吃也没有太多讲究,但对肉类的要求却比较高,因为他们习惯了吃自家养的牲畜,市场上卖的就达不到他们的要求。据金阳介绍,他们这里的村民,吃的东西很少在市场上买,以自给自足为主。酒、肉类、蔬菜等等都是。外面买的,他们感觉一点也不好吃。自己杀一头猪或一头牛,几户人分了,平时就放冰箱,每天吃一点。我来之前一周,金阳小女儿满月,就宰了一头牛和两头猪。
几天后,金阳带我去另一个村寨的朋友家吃饭,菜式不多,但味道很好,两大盘黄牛肉,一盘辣的,一盘就是牛瘪。他朋友村子是苗寨。我留意了一下,这个苗寨基本上底层全部用砖,二层以上才用木板,这与大多数瑶寨喜欢清一色的木板有些不同。他朋友家的二楼是个很大的阳台,在那里可以摆放四五张饭桌。我们吃饭的时候,外面细雨飘飘,对面山顶的小苗寨在云雾中依稀可见;木屋里,大家举杯畅谈,甚是开心。此场景若给文豪们看到,肯定要“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般感叹一番了。
七月初八那天,在参加完“闹鱼节”后,我又跟金阳去另一位朋友家吃饭。他朋友所在的这个小村寨景色优美,一条小河环村而过,一条铁索桥与对面山相连,我们戏称之为“泸定桥”。“泸定桥”一头是大树参天,另一头则竹林成荫,下面河水缓缓流过,河边布满成片的鹅卵石,间中生长着芦苇,青山绿水,感觉非常舒服。傍晚,几个小孩到河边放网捕鱼,收工回来的人们偶尔在河边清洗农具,一派恬静悠闲景象。
我发觉金阳的朋友很多,每次带我外出都去他朋友家吃饭。这里的人看起来也都象他那样,总是创造机会让大家一起喝酒聊天。这一点尤其不象广东,广东有个特点是一般情况能不上别人家就尽量不上,广东人的观念是尽量不去“麻烦”别人,如果有事要谈,他们宁可在外面约个地方相聚。我在广东甚至有过这样的经历:有次我还一件工具给朋友,提出去他家坐坐时,他一再说“你别上来,我家里乱得很,很惭愧很惭愧!”后来只好约定在小区某个路口会面。我发觉在这里刚好相反,他们是能上别人家就尽量去,他们觉得去别人家聚一聚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从来不会觉得“麻烦”,客人不会,主人更加不会。我接触过的几位主人,都非常热情,其举手投足给人的感觉是朋友来访对他们而言很重要、很光荣、特有面子。朋友来了,弄几个小菜,叙旧论今,喜气洋洋。象那天,下午三点左右到金阳的朋友家,四点多开始吃饭,结果一直吃到晚上八点多。他们主要是喝酒,聊天,吃的并不多。人们交叉敬酒,起码重复两三轮,他们非常享受这一过程。对于不太会喝酒的我来说,还真有点不适应。另外,他们对辣有一种天然的嗜好,印象中任何一种菜都加辣椒。这家主人跟我说:他以前在广东打工时,根本吃不惯粤菜。没有辣椒,无论什么菜他都会觉得淡而无味。的确,整个从江地区的饮食,以辣为主。刚到从江县城那天晚上,朋友带我去吃宵夜,有一个菜是炒猪喉,非常辣,比之川菜过之而无不及,我当时吃得满头大汗,不住喝水,我朋友却跟没事一样。这里的人们真是“无辣不欢”。
悠闲生活
村寨的生活是慢节奏的,与大城市处处追求“效率”形成鲜明对照。
我与金阳父亲去过几次田里,他们家原有山岭6亩左右,后来政府又另外划了10亩专门种油茶树。有次我特意要到他们家最远的田看看。走了近1个小时,上坡下坡,婉转数次,终于到达目的地。他家在这个地方有两亩多水田,去年收获26袋谷子,每亩亩产生稻谷千斤左右,也不错了。金阳父亲说,去年为了收割这26袋谷子,叫了20多个人来帮忙。我吓了一跳,这可是很大一支队伍!我说:“那工钱都不少啊!”——我的本能反应,20多个人一天的工钱都抵得上这26袋谷子的价值了。“不用工钱的”,他父亲说,“都是亲戚朋友,大家吃烧鱼,喝酒,就这样热热闹闹干完了。”我心中的石头终于落了地。显然,他们还是那种比较朴实的劳作方式,我家乡20年前也曾经是这样,后来逐渐消失了,现在收割都已是120—150元一天了。他们这里的方式亲情味比较浓厚,大家你帮我我帮你,不计较钱,比较有氛围。我家乡市场经济的方式则比较简单直接,显得有些冷冰冰,缺乏亲情味,但比较高效。按我家乡的效率,2亩多田的收割,如果请人干,三个人干一天应该能干完了。只不过,在农村很多时候是难以用效率来一一衡量的。比如今天,来回走了两个小时,到了田里却只干活半小时就回家了,一路上还要忍受太阳的暴晒。但是,在农村,哪有那么多有价值的事呢?日常农活大部分都是低价值甚至无价值的。就象昨天,金阳父亲整个上午都在修理竹篾,下午则在冲洗猪圈,一天就这样过去了。也许,这就是自由生活的代价吧?享受自由生活的同时也得接受日常工作普遍低价值这一现实。换来的是一系列的自由:不用每天早起,不用挤公交或开车,无须忍受塞车的烦恼,也无须面对上司的批评,无须担心无法按时完成繁琐的工作任务。
他们的生活的确比较悠闲。除了生活的慢节奏之外,最令我惊讶的是:这里村寨非常流行养画眉鸟,画眉已经成为他们日常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每天早上,金阳的父亲都要把一只鸟笼从屋里拿出来,挂在自家木屋屋檐下,鸟笼里面是一只活蹦乱跳的画眉鸟。金阳父亲说,这里家家户户都养画眉鸟,有的家庭有好几只。
据他介绍,家里的画眉原先有两只,有一只500元卖掉了。他还说有些养得好的画眉,可以卖高价钱。贵州就试过18万元一只的画眉。画眉是从哪来的呢?从山上抓来的。我说:这么厉害,能把它们抓到!他笑笑说:其实也不太难。后来他的小儿子跟我详细说了抓画眉的过程。主要是用网,比较耗时,要多人配合,也要耐心等待。抓到如果是母的,就放掉,公的唱歌不好听也放掉。我突然有一种想法:如果天天上山抓画眉,运气好的话,可比种田好多了。也许抓画眉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事,否则的话他们估计也会花大力气去抓的。
有一次我在村边散步时看到一对夫妇扛着工具去田里喷洒农药,居然带着鸟笼!我很好奇,忍不住问:去田里干活怎么还带着画眉啊。他们笑而不答。
后来金阳弟弟告诉我:这里的人经常带着画眉鸟一起出去,上山下水也不例外,甚至赶集也带去。“要经常和画眉玩,”他说,“那样才能培养和画眉的感情。这也是我们这里的一种消遣方式。”如此看来,金阳一家应该还称不上是发烧友,因为我没见他们带过画眉出去。
“田鱼”和“稻鱼鸭”
一天早上,金阳父亲带我去抓“田鱼”,顺便放牛。我原以为放牛就是把牛放山上让它们逛半天或一天。后来一看不是,而是把它们从家里的牛圈赶到田边的牛圈,他一早就割了足够的嫩草放在那里了。据他介绍,他们家在自家不同地方的田边做了四、五个牛圈(因水田比较分散,各自的位置也离得很远)。每次只割田边的草,等到这个地方的草割得差不多了,就换到另一个牛圈,如此循环。这种做法,比每天把牛放山上的方式是先进了不少,因为后者得派人时刻看着牛以防止它们吃庄稼,很浪费人力。
把牛圈好后,我们去田里抓鱼。路上走过一条小小的引水渠,里面居然有条小蛇。它一动不动,并不怕人。看来这里的人并无吃蛇的习惯,在我的家乡,蛇见了人,往往以极快的速度溜走,因为人们喜欢吃蛇肉,男人们也大都会抓蛇。
他们家的白狗一路跟着我们。四围是梯田和树林,田野中间零星散布几棵枫树,如果是秋天,估计会更加漂亮。水稻已变黄,快到收割季节了。一条小溪在山脚下流过。青山绿水,心旷神怡。在田边,一小片菜地,种着辣椒、西红柿和黄瓜。黄瓜新长,绿里透黄,金阳父亲让我摘一个来试试,我吃了一个,鲜嫩可口。
我们先把田里的水放掉。放水期间,我们爬上田边牛圈的第二层,坐在那聊天。空气清新,凉风习习,水声潺潺,周围是成片的梯田和树林,景致优美极了。金阳父亲抽着烟叶,和我拉起家常。他说他们家总共三亩田,每年种一季,能收稻谷三千斤左右。我问每斤稻谷多少钱?他说大概1元1斤。我又问:这三亩田每年投入的种子、肥料和农药等等,大约花费多少?他说大约要2千元,还不算人工。我说,那相当于种田一年的人工就1千元,好象不太值得啊。“那没有办法啊”,他笑了笑,“年轻人出去打工,我们在家里的,总要找点活干。种点田,养些鸡鸭,就是这样了。”
水放得差不多了,他开始下田。在田中间拨开一条路,弯腰仔细寻找鱼儿。他们说的“田鱼”其实就是鲤鱼,因养在田里而得此别称。水稻刚插秧不久,就把鱼苗放进田里,到水稻收成时,鱼也长得差不多了,养鱼和种水稻两不误。如果想鱼长得大一点,种第二季水稻时就继续养。
田鱼在稻田里乱窜。白狗感觉到异动,在田埂边兴奋得直叫,后来干脆也钻进稻田里搅和,我们怕它把稻谷弄坏,费了好大劲才把它赶了出来。鱼儿不少,只是水流得不够干,只抓到了十多条。装鱼工具是一个纯天然物:一个大葫芦的壳子。
回来路上,看到不少大杉树,郁郁葱葱。据金阳父亲介绍,有的已经20年以上。这些大树让这个村寨增色不少。
说起“田鱼”,顺便提一下他们这里的“稻鱼鸭”项目。有次我和金阳外出乡里,回来路上经过山脚一个小溪时,看到一老奶奶独自在放鸭。一群鸭子在小溪里自由觅食。“纯天然啊。”我想。于是我们和老奶奶交谈,问她卖不卖。她高兴地说当然卖。我们要一只,她走到鸭群那里,麻利地抓了一只上来,在江边随手扯了条茅草把鸭子双脚绑了。现场没有称,金阳问她怎么办。她说:不用称的,每斤30元,这一只三斤多,100元。金阳拎了一下,跟我说:“差不多。”于是成交。回来时金阳说这是他们这里的一个政府扶持项目:“稻鱼鸭”项目。我觉得这项目挺新鲜,就让他介绍一下。他说当地政府给那些有农田在溪边的农户统一提供水稻肥料、鱼苗、小鸭及饲料。农户种田的同时养鱼养鸭,鱼和鸭在觅食的过程中,不仅为稻田清除了虫害和杂草,而且鱼和鸭的来回游动搅动了土壤,无形中帮助稻田松了土,鱼和鸭的粪便又是水稻上好的有机肥,保养和育肥了地力,形成了“稻鱼鸭”这么一个共生系统。看来,这是“立体生态农业”的雏形了。我说这鸭子30元1斤好像也不便宜啊,我们在城市里买,宰好的也才十几元。金阳说你别看它贵,但物有所值。象我们买的这个,刚才我问那老人,已经养了一年半以上了,因为放养,几乎没有肥肉的,长的也很慢。我说养了那么久的确也不算贵。后来宰鸭时顺便称了一下,不多不少,三斤三两多,刚好100元。我们都觉得老奶奶眼光很好。当然,也有一种可能是她最近经常卖鸭,对自己的鸭子很了解,知道每只大概有多重。鸭子正如金阳所说,几乎看不到肥肉,味道一流。老奶奶在小溪边放鸭的情景,使我回忆起儿时在家乡放鸭的类似经历,我以为那些美好时光会一去不复返了,居然还能在这里遇到。
闹鱼节
农历七月初四那天,与金阳去附近的马安村参加“闹鱼节”,这是当地一个非常隆重的节日。
闹鱼节的确很热闹,比传统集市还要多几倍的人。我们一路走向河边,路的两边全是临时的小摊,人群熙熙攘攘,人声鼎沸。到了“闹鱼”地点的河段,更是密密麻麻在小河两边站了几层人,不少人不得不站到了梯田的田埂上。甚至,对面的半山腰也有不少人驻足。小河被截住一小段,留下出水口(出水口用网罩住),水深大约半米,“闹鱼”活动就在这一小段河床里举行。
在河边,我巧遇老朋友、从江县委宣传部吴德军先生。德军先生是摄影专家,挂着专业相机在人群之间来回穿梭,十分专注。
仪式开始,大约20多个年轻姑娘穿着民族服装列队走向河床,她们每人手抓一把绿色植物,后来我才知道那是让鱼头晕的本地草药。近十个年轻汉子用木头把植物集中捣烂,再由姑娘们一一撒向河里。
大约十来分钟后,开始往河床里放鱼,现场广播说当天放了大约600斤,最大的一条近9斤。鱼一放完,人们欢呼雀跃,男女老少,有带小工具的,有徒手的,纷纷冲向小河里。很快就有人抓到了鱼,人群一阵骚动。人们向抓到鱼的人泼水(双手做成芍状,直接以河水洒向对方)以示祝贺。有时没抓到鱼,大家也相互泼水。水花四溅,欢声笑语,下水的人个个都非常开心,于是又吸引更多的人下水。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奶奶,没有兴趣去河床中间打闹,就在角落里用简陋小鱼网专心捞鱼。年轻的小伙子和姑娘们大多以玩乐为主,他们是相互泼水的主力军。小孩们则在父母的带领下加入,也有的小孩在那游泳。岸边,不少人则焦急地等待着下水的亲人拿回战利品。
大约两小时后,隐隐约约听到消息说有人抓到了鱼王,探头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河床里人们高声欢呼,看不见其它。我顺着人群骚动的方向,挤身到主席台附近,终于看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抱着一条金黄色的大鲤鱼送到主席台,领了300元奖金。鱼王虽已有主,但“闹鱼”活动并没有结束,河床里的人们仍然兴致勃勃,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我走到小河的上游,坐在河中间的一块大石头上休息。河边两棵枫树的树枝长到了河中间,虽然四周阳光猛烈,石头一带却刚好被枫树的大树荫遮住,成为一个小憩的绝佳去处。河水很清澈,一群小孩在那里戏水。后来一帮小伙子和姑娘们也参与进来,有个姑娘干脆连着衣服全身浸泡到水里。他们刚从闹鱼现场过来,其中一小伙子手上拿着一串鱼,可能有10多条。小伙子们与姑娘们相互调笑。其中拿鱼的那个对一个长发姑娘说:去我家啦,这串鱼归你……姑娘说:我才不稀罕你的鱼呢……听得我直想笑。
大约三四个小时后,观众逐渐散去,河里的人们也逐渐上岸。我们也启程准备回家了。从现场走到出口停车的地方还有两公里左右。路边摆卖的小摊品种繁多,小吃,水果,衣服,各种日用品,应有尽有。小摊贩们也用尽了劲兴奋叫卖:手头货品是剩下拉回去还是卖光光,就全靠散场的这个把小时了。我买了几袋水果,路过斗鸟场时,忍不住望了一眼,斗鸟场在对面河边的山上,一棵大枫树下,看起来风景独好。我想上去看看,金阳说,别去了,早结束啦。我只好带着一丝遗憾回家了。
四天后,农历七月初八,我又参加了另一个村寨的“闹鱼节”。那天上午,金阳去看完田水回来后就马上着手准备闹鱼节的捞鱼工具。他们几乎全家参与:金阳修竹篾,他母亲装鱼网并扎紧,他父亲则在旁边作技术指导。金阳妻子和孩子也过来一起搞这搞那的,七岁的女儿帮忙绑绳,两岁那个则在周围转来转去。看得出,他们的家庭非常和睦。
我们午饭后出发,坐摩托车近一个小时才到路口。停车后,还要沿着小河边步行两公里左右才到目的地。小河清澈见底,两边是高山和丛林,风景优美,因此一路上也不觉得单调。我明显感觉到这次“闹鱼”与上次有所不同。一是他们不做任何宣传,没有挂任何横幅之类的,甚至连路口的指示牌也没有。路边没有集市,现场没有广播,除了放鱼的那两三个人,再也没有任何工作人员。当然,更没有特意通知的媒体记者。这是一个纯粹的民间自发活动,没有任何官方色彩,没有任何政府部门参与,甚至当地村委都不出面。二是参加的人几乎全是附近的当地人(除了极少数象我这样的旅行者),各种年龄都有,老年人明显比上次多很多。这次我看到不少看起来起码70岁以上的阿公阿婆,五六十岁的更是大把,有些阿婆甚至还背着一个小孩,拿着各式各样的简陋工具。有些工具实在是过于简陋(类似于城市里捞小金鱼的那种微型鱼捞),以至于我觉得还不如不带。
现场据说放了一千斤鱼,全部是大塘鲺鱼,每条半斤至1斤。与上次不同,他们没有特意封住一段江水,而是顺其自然就在小河水流较平缓的上游放鱼。上游水也很浅,有些地段都盖不住鱼身。鱼一下水,可以明显看到它们在迅速跳动。人来一拥而上,眼疾手快的自然会占得先机。他们每个人也都很开心,年轻人三三两两嬉戏打闹;年纪较大的阿公阿婆们,则对鱼兴趣更大,尤其是那些阿婆,更是执着。我就看到两个六七十岁的阿婆,其中一个还背着小孩(应该是孙子或孙女),她们在一个人较少的地方,认真的用鱼捞来回做铲水动作,每作一次尝试都伴随着一脸的期待。
这次我们有了不小收获。金阳用我们自制的工具捉到了一条,据他说起码有六两。后来才知道他父亲也被他堂弟带到了现场,他父亲不用任何工具,居然捉到了三条!我们都大赞他技术不错。看来,姜还是老的辣。
高华村
高华是附近海拔最高的村寨,乡村旅游搞得有声有色,金阳特意带我去了一趟。从国道转上去后,一路上坡,全是盘山水泥路,路边密密麻麻长满了各种大小树木。绕了很多很多圈,最后终于到了最高的那个山峰,高华几乎就在峰顶上,俨然世外桃源。村寨里面的道路也已全部铺上水泥,装了路灯,装修精致的家庭小旅馆散落分布在村寨里。每个家庭小旅馆都有多个药浴室,整洁干净。金阳介绍说,当地政府对每间药浴室扶持2万元,村民按照标准装修。住宿的房间很实惠,每间40元上下。
村子周围是成片的竹林,木房子从山脚到半山腰沿山而建。我们沿着村道走到山脚,看到了一个质量很不错的篮球场,两个村的人正在进行篮球友谊赛。球架上“州政协捐助”的大字很醒目。这个村子得到了各级政府的大力扶持。听金阳说,光是村内的那条小水泥路,就搞了一百多万,都是各级拨款或赞助。此外,从公路边到村寨,10多公里的盘山水泥路,水泥路面大概6米宽,这得投入非常大的资金,没有政府的扶持是不可能完成的。我们特意看了一家“扶贫示范户”,全新的木屋,地板贴着磁砖,进去后感觉很舒服。政府对这个村寨的扶持力度非常大,据金阳介绍,黔东南州打算把高华村打造成一张随时拿得出手的乡村旅游名片。
金阳被他们邀请担任篮球友谊赛的裁判。我就在村寨周围转一圈。傍晚,村寨里炊烟袅袅,村寨后山云雾缠绕;斜阳西照,村子周围的竹海在微风中轻轻摇摆;村道上,农妇挑着成捆的玉米杆,后面跟着小孩,赶着两头黄牛回家……完全一幅陶渊明式的田园生活景象。
当晚我们去金阳的一位朋友家吃饭。几个小菜:牛肉炒竹笋,猪肉炒辣椒,青菜汤,等等,很有特色。他朋友不愧是做家庭旅馆的,对菜肴的搭配比较讲究。主人一家热情好客,我们依然是喝酒,聊天,忘乎所以了。
夜色渐浓,我们启程回家。刚出到村口,我们的摩托被两个年轻人拦住了,我以为是要交“进村费”什么的,很快就明白原来是不让我们走,要拉我们去另一家喝酒。金阳的另一位朋友今天组织了和附近村的那场篮球友谊赛,组织者要求所有到场的人都要去他家喝酒。为了防止有些朋友以家中有事为由先行离开,特意预先安排了两个年轻人在村口等候。金阳对他们表示了谢意,说刚吃过饭,也喝了不少酒,要趁早回家。年轻人不肯,说一定要喝酒才能回,为了确保我们去喝酒,他们还拔掉了我们的车钥匙。金阳无奈,对我笑说:“你看看,这就是我们热情的瑶族人民……”
于是又上去喝酒。球员们一一到齐后,足足坐满两张大桌子。很快,每张桌子就摆上两碟豆芽炒肉,两碟鱼,两碟烧肉,两大碗汤。我发觉他们这个村子习惯把一种菜装两碟,大概是为了照顾客人,使得餐桌周围各个位置的人都能够比较方便地夹到各个菜式。他们考虑得太周到了。
这家主人和我聊了一会,主动介绍说以前在东莞长安镇做协警,用他的话说是“混得还不错”,有时甚至可以用“花天酒地”来形容,身边经常美女如云……现在回到家乡,在镇上做事。“我喜欢交朋友”,他说,“以前附近各村寨的人出去广东,有点什么事都是去找我,车被扣了,没生活费了,没工作了等等,我都尽力帮忙,所以我朋友很多的……今晚也是为了增进感情,搞了这个篮球比赛,大家喝喝酒,聊聊天,交流一下。朋友就是这样慢慢熟悉的了……”我说:“我很喜欢你们这里的生活。”他说:“确实,我们这里空气好,环境好,生活氛围更浓一些。但说到挣钱,还是要去你们广东。”看来,世间的确无法完美,既要收入高,又要生活得舒适,几乎是很难两全的,对于大多数的芸芸众生而言,唯有调整心态了。
木屋的大客厅热闹而兴奋,觥斛交错,仿佛过年。我们不得不中途退场,因为金阳担心喝得太多无法开车回家。回来的路上,明显感觉到冷了,虽为夏日,却象广东的冬天,金阳也开始后悔出门时不跟朋友借件外套。我紧缩着身体,摩托车蜿蜒而下,路边的树林成片成片地后退,车头灯光犹如一根无限长的魔杖,在山间穿梭。我感觉好象进入了童话仙境一般。在山路的对面或左右两边,零星分布着一些小村寨。远远望去,半山腰上灯光闪烁,与天空中的一轮弯月以及繁星点缀的皎洁夜空浑然一体。我非常陶醉,此情此景,很难以用语言来准确描述。这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夜晚。
结语
快乐的日子在不知不觉中结束。我离开那天,金阳用摩托送我到县城。路上骄阳似火,加之修路,烟尘滚滚。我坐在后面,戴着草帽,时不时用上衣挡一下灰尘,就这样都觉得很辛苦,更不用说开车的金阳了。但他毫不介意,一路跟我谈笑风生。
这一周我过得充实而惬意,我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心境了。这次旅行给我带来跟以往完全不同的感受。我觉得,旅行无非就是放松心情,去体验不同的生活方式,领略不同的生活感悟,至于景点之类,其实倒不重要。现在不少人反过来,一出去旅行就是为了看景点,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到达景点后照几张相就急匆匆地离开了。期间可能还不得不花精力跟导游斗气、吵架,还经常要忍受花样百出的坑蒙拐骗……这使得旅行失去了原本的意义。
贵州从江一周行,令我有机会了解和体验瑶族、苗族等村寨的生活,这种体验给我相对单调的城市生活带来了一种强烈的冲击。我很庆幸自己有这种机会,我要向那些曾经伴我度过快乐一周的朋友们说声感谢。如果有人问我什么地方值得一去,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他们:去贵州从江住一段时间吧,你一定会不虚此行!


[本日志由 chun 于 2015-11-24 10:07 AM 编辑]
文章来自: 本站原创
引用通告地址: http://www.chuntian2002.com/trackback.asp?tbID=437
Tags:
评论: 0 | 引用: 0 | 查看次数: 476
代理国际域名、空间申请;网页设计、制作。
欢迎联系,Email:gcszcss@yahoo.com.cn